有生之年——小呜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ノ_ _)ノ

挖一个坑

明明黄曲的坑没填,剩下两个脑洞也没写,我又想琢磨开一个楼诚衍生DND的坑。
蔺晨(半精灵 德鲁伊)×萧景琰(人类 圣骑士)
杜见锋(半身人 游荡者)×方孟伟(精灵 法师)
凌远(人类 牧师)×李熏然(矮人 战士)
明楼×明诚(DM)
谭宗明×赵启平(替补)

生命不息,挖坑不止。有生之年……

2% 【二】

       黄志雄看着周围广袤死寂的沙海,狂风吹卷着沙石,天空也被侵染得昏黄灰败。这是阿富汗的战场。他错觉了。手中的AR和身上略显沉重的装备让他有些恍惚,不过远处的枪声不允许他过多思考,黄志雄晃了晃头。他们应该是在执行任务的途中遭遇了敌军的包围伏击。他环顾四周,大声的呼喊着战友的名字,就像他们只是在奔袭突围中失散了,下一刻就会拖着疲惫的身躯出现在他眼前,眼中透露着刚刚嗜血的勇猛和对生命的欣喜与庆幸。

       没有,除了狂风和他自己的呼喊没有任何回应。呼喊的声音就好像连同黄沙一起被狂风卷起,打碎在空中星星点点的散落。这让黄志雄有了片刻的不知所措。这显然不是他心中的剧本,黄志雄焦急的寻找着,踉跄的滑下了沙丘,看见倒在血泊中的战友。辨识着一张张油彩下熟悉的脸,没有人将回应他,黄志雄倒退着跌倒。绝望突然从心脏迸发出来,通过血液传输到每一个细胞。他呆望着无垠的天空,眼睛仿佛也被侵染得昏黄灰败再无半点光辉。

        如果这时他能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身边的一切都充满着破绽。没有声音,没有温度,没有狂风,没有战友……沙漠之中只有他独身一人。

        不知躺了多久,当一切的消失的时候他起身拍了拍可能根本不存在的黄沙。又是梦境吗?黄志雄嗤笑了一声,用于对自己刚刚的行为表示了极大的嘲讽。突然他看见了阿雨,他的妻子。周围是很久没有听闻的乡音,阿雨穿着一身婚纱,微笑着将手递给他。这是他的婚礼,简单又浪漫的婚礼。他定定的看着他的新娘,耳边一直是大家热闹的声音,他的阿雨依旧微笑的看着他。看着那只一直伸在他面前的手,他突然笑了。不可遏制的笑声从喉间传出,肩膀也不由的抖动着。他不停的笑,直至泪水模糊了视线。黄志雄挥开了眼前的手,掀翻了身旁的宴席,就像一个不甘被戏弄的孩子毫无章法的寻衅滋事,迫切的破坏着,表达着自己极度的不满。
   
       模糊的视线一黑他再次回到了他的沙漠。“这样才对,这样才对……”最后他喃喃着。

       人们都是如此的,关闭心门关闭双眼,就好像关闭了一切。我们都身不由己的妥协着、迁就着,对着不知是谁的谁。它们剥夺着我们的意志、我们的身体,我们被侵略被掠夺,只能屈辱的挣扎着。它们和理智战斗,和感情战斗,他们蛰伏在我们的身体里,随时随地的试图击败我们,我们输了,输得全军覆没。

       最后我们每个人都生不由己迫不得已的随波逐流,无论我们最终选择屈从还是抵抗,我们都将在这条贫瘠的道路上找到我们自己的落脚之处。

       我们在残忍的现实中狭缝求生,我们放弃一切追寻着光明,而到头来我们发现那所谓的光明不过是黑暗的倒影。我们的本性、我们的善良、我们的意志被剥夺掩埋,而我们的恶被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是割断自己的动脉还是刺穿他人的心脏,这从来都不是一个困难的决择。生与死的选择,答案从来都只有一个。

       没有人能退出这个战场,没有人能一尘不染的抽身而出。这不是我们的错。

2%【一】

之前立下的flag根本没做到,拖到现在才更新文。真是抱歉

之前就有小天使跟我提不太想看大段黄曲各自婚姻的描写,怕渣。(好吧,说实话小呜本身也不想写_(•̀ω•́ 」∠)_)后来经过跟小天使们的反复研究决定不辣么虐黄曲了。

作为起名废的小呜,感谢nany的提议更名为2%
mua!爱你

橡木桶有一定的渗透性,少部分氧气进入,会降低葡萄酒单宁的涩味。而由于氧气能够进入桶中,桶内的葡萄酒每年也会蒸发掉至少2%,即 所谓的“天使所
享”(Angel's Share)

2%【一】

        缘分与因果,都是一个揉尽了所有的怦然心动以及所有触摸不到的感伤的词汇。
      
        因缘际会,所以相逢。

        缘尽于此,所以离开。

        佛家的禅语总是这样简单直白。仿佛所有的苦痛都不堪一击。

        当时都以为是金餐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可时间向来残忍,等闲变却故人心,最后却成了故人心易变。

        如果我在某个时间突然遇到你,也许这个意外可以让我做某种决定。

        曲和从未想过会在法国遇见黄志雄。

        轻轻的推开窗,感受着异国巴黎的清晨,对面的面包房麦香混合着街区草木糅杂成一股特别亲昵的味道。曲和用力的吸了一口后开始了新一天的生活。

        离开北京来到巴黎已经有段时间了。挥别了那段苦苦维持的感情,离开那个家,辞去了那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孤身来到了异国他乡。当初的决定让身边的人或是真心或是讽刺的赞扬他的勇气和洒脱。

        巴黎是一个奇幻的城市,她是缪斯的宠儿,是艺术的天堂。艺术的气息一直萦绕在这座城市。曲和喜欢巴黎这个地方,凭借他的能力在一家演奏团担任大提琴手。虽然现在的生活相比国内并称不上好,但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面对着自己崭新的生活,褪去往昔纠裹的曲和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明了。曲和租住在一个略显拥挤的街区,不过好在这里的邻里都很和睦友善,房东是一位很有趣的老人。这里的人对这个中国来的小伙子也很有好感,得知曲和是一名大提琴手,房东太太热情的邀请他参加街区的演奏团。

        大概是不忍这个独在异乡的青年惨淡的度过他在这里的第一个圣诞节,房东太太提前很久就邀请她那个略显单薄的青年房客跟大家一起在一座福利院共度美好的圣诞。大家的演奏在一群孩子的笑脸中继续着,曲和一直也微笑着,他的琴音中充满了温暖和希望。

        演奏结束离开时已经很晚了,外面淅淅索索的飘着雪花,但月亮很美。曲和突然很想就这样看着,感受这样的雪夜。他也是这样做的,谢绝了房东太太想要送他回去的好意。不过在他那可爱的房东太太反复强调安全的情况下,曲和严肃又郑重的将大提琴托付给她并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其实雪只是一种普通的气象变化,与夜晚相结合所产生的化学效果也并不突出,不过如果是一个飘着雪花的圣诞夜晚,那么想必大多数人都会喜欢。曲和轻快的走在逐渐熟悉的街区里,这样的夜晚让曲和慢慢的觉得……有点儿凉呐。

        曲和跺了跺脚,选择了一个平时不太会走的暗巷。不过穿过暗巷再走几步就可以回家了,曲和现在只想马上回去洗个热水澡。美景什么都果然还是一个情绪化的东西,现在走在暗巷中的曲和觉得此时此景跟北京街口小道没什么差别。曲和右手虚握的放在鼻子下方,这里的气味真不太好,酒气跟一些发酵物混杂的气味就算是夜雪也没能掩盖住多少。曲和再次加快了脚步,想马上结束这段小小的旅程。就在曲和马上要离开的时候,他被垃圾桶旁边的莫名物体绊了一个踉跄。突然想起房东太太刚刚对自己的叮咛,下意识再次加快步伐,甚至隐隐的有点小跑的意思。并没有听见身后的声音,等到了一个曲和自觉安全的距离后回过头来。借着月光曲和看清了那个差点绊倒自己的应该是个亚裔流浪汉,那人歪靠在墙边,手里的酒瓶在月光下反射下正发着微弱的光。

        虽然心里害怕排斥,但是曲和还是慢慢的靠近了地上的人。后来回忆起当初,曲和觉得一定是那时的夜晚太具魔力,自己才会做出那样的举动,若是换到平时自己绝对头也不回的离开。本来以为靠近他会很艰难,毕竟自己内心是拒绝的。但随着距离的缩短,一种难言的兴奋慢慢浮现出来。曲和靠近蹲在那人旁边,忍不住想要嘲笑一下自己刚刚的胆小。那人嘴唇苍白干枯,闭着眼,蹙着眉,发丝微乱,身上还粘着薄薄一层雪,看样子这人倒在这有段时间了。想到这人可能要这样子挨过一晚,有点儿可怜啊。刚刚那么近距离的观察曲和看出那应该也是个中国人。曲和站起来缩了缩身子又跺了两下脚离开了。虽然曲和是个很好的人,但除了叹息两句以外也并不会做什么多余的事。
   
        回到家中的曲和美美的给自己泡了一个热水澡,不知怎么总会想起刚刚那个酒鬼的脸,或许是因为自己很少能看见东方式的面孔。其实那人的穿着虽然破旧看着有些穷苦,但从脸上还是可以看出他还是有照顾自己的能力。刚刚蹲得很近,自己看得很清楚。虽然脏了些,但如果好好收拾下应该还挺帅。曲和不禁为这个想法笑了起来。

        想着那人的样貌,不知怎么曲和突然有点儿不安。那人好像……曲和努力的回想着,突然蹬圆了双眼。曲和跳出浴缸身子都没擦几下,扯起刚刚扔在一边衣服胡乱的穿了起来。打开大门一股冷气袭来让曲和浑身一激灵,人朝着刚刚的暗巷跑去。虽然知道不可能,不过人很多时候都被一种微妙的执念所牵引,明明心中已经有了结果,却仍然忍不住想要寻求,仿佛是一种瘾症,只是证明自己的所认为的结果。曲和跑到那个巷口,希望那人还没醒过来。看见那人还在,只不过身体蜷缩起来了。曲和扶着墙边大口大口的吐着白团团的哈气,雪停了夜降温了。

        这是曲和在法国度过的第一个圣诞节,这个从未相信过圣诞老人的青年就在今夜破例收到了他这一生中最重要的礼物。虽说邮寄的过程有几分曲折,而礼物的包装也有一丁点儿的瑕疵。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不公平啊。

        曲和蹲下开始在这个酒鬼身上寻找可以证明他身份的证件。明明是在雪夜,曲和却出了一身的汗。最后曲和在那人的衣服内侧发现了一个磨损严重的皮夹。明明心里着急惶恐得厉害,可手却完全没有颤抖的意思。打开皮夹首先是张背过去的照片,然后是一些随手一团的纸币和几张卡。大概实在是磨损的厉害,曲和拿着皮夹翻过来倒了倒卡就掉了出来。蓝色身份证上赫然写着黄志雄三个字,曲和看着手上的身份证件不知道愣了多久,脑子里乱成一团,有着无数的疑惑。突起的冷风好像一下子吹醒了他,曲和把依然昏睡着的人扶起来搭在背上,一步步的拖了回去。

        好不容易把那人拖到家里扔在了沙发上,拖着黄志雄走了那么一段段路,曲和觉得自己一定是回光返照了。曲和就着身子瘫坐在沙发旁边喘着气,慢慢缓过来后想要把人弄到浴室,可无论如何都挪不动人了。曲和只能起身接了一盆热水想给他擦擦。擦过后曲和才开始仔细打量起他来,眉目中依稀有着原来的影子,只是从沧桑的面容中看出了生活的不易。自从高中分别之后,随着时间原本的联系也渐渐没有了,对于黄志雄的印象曲和依旧停留在年少的笑容中。那时的曲和曾经想过二人以后相遇会发生的种种,不过这种无聊的念头随着生活的打磨消失殆尽,而今晚的相遇却是曲和从未想过的。曲和呆呆的看着沙发上的人,盯着那个曾经无比熟悉的脸,手不由自主的触碰上蹙着的眉。看着这人紧蹙的面孔,曲和觉得自己很难想象这些年他都遭遇了什么。收蹙着自己的面孔,收蹙着自己的情绪,就连为了方便擦洗而被舒展开的身体也慢慢的重新蜷缩起来了。


暗搓搓的一个声明

关于黄曲,经过小呜反复抽风跟试读小天使们的探讨决定删掉各自情感线。感觉法国两个人纠结的万分带感,无料的大学言情什么的想想就闹心。

ps修改之前的脑洞,改为荣霖 杜方。霸道温柔的精分总裁遇上了坚强可爱哒乖巧兽医
【杜: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铲屎官,劳资没病啊没病,才不想去什么兽医院(ノ=Д=)ノ┻━┻】
小方~~~
【杜:等等,我有病我有病,我得了决症。铲屎官让我在这里活到死吧】
大方(╬◣ω◢)
【杜:跟丈母娘相比大舅子什么的简直神烦】

至于更新。。。22号有次考试。。。。

关于阳光后续

        阳光高中篇之后就该涉及黄曲二人各自的感情跟婚姻。这一部分在大纲里其实占了挺大的比重。也是后面内容的铺垫。但之前跟试读的小天使们聊天,并不希望看见这种设定。
        辣么,其他喜欢黄曲的小天使们咋么想呢?
      (人'∀'*)・+♡

任性的进度条

        最近打算着笔,曲和回国复婚后在再次与崔姚挣扎于婚姻时,黄志雄回国出现在曲和的生活中。一系列的挣扎与选择过后,曲和感觉自己再一次毁了自己的生活,还有崔姚跟黄志雄。
        说好的曲和暖文呢,我有点儿方(|| ゚Д゚)

记一个全cp的脑洞(有生之年)

突然想写一个关于处理各种灵异事件的小组
队长明楼,副队方孟伟,接待阿诚,机械师黄志雄,通信曲和,队医蔺晨
谭宗明,赵启平,凌远,李熏然,杜见锋作为民众
还有神秘boss
感觉自己作大死(/ω\)

考完四级回来感觉心好累(´;︵;`)
不是说大学四年走过最多的路是套路吗?
这次怎么跟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呢?_(:з」∠)_
考完试先写什么好呢?

记一个脑洞

荣总裁霖兽医,荣养了只像霖的喵,霖养了只像荣的喵。总裁成天抱猫去泡小兽医。两只喵都看不过去了。双线描写,各种吐槽。
不知道这个怎么样,tag就不挂了。
脑洞暂记,短时间内大概不会写。感觉最近各种身心俱疲_(:з」∠)_
扶朕起来,朕的皇家狗粮该到了。

写文之前先啃书_(:з」∠)_
类似文献资料好少
希望小伙伴们有推荐
心理学的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