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小呜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ノ_ _)ノ

【黄曲】你是我生命中的阳光(序) 
       

        先发一章试下水,希望大家能喜欢,欢迎交流指正、私戳讨论。原谅小呜是个起名废,如果大家对于文名有更好的建议欢迎随时留言(๑•̀ㅂ•́)و✧         在此感谢@喵勒个mi滴@靖琰宝宝最可爱~【再次假装自己会@๑乛v乛๑嘿嘿  希望哪个太太会@教给小呜 小呜也不是很想一直假装啦┐(‘~`;)┌】对小呜的鼓励与提议,小呜爱你们哟(。・ω・。)ノ♡     
         特别鸣谢   NumberSeven素7先森  授权,小呜非常喜欢这张图片,拿来镇文。
         声明小呜是一只四级未过的大三狗,精力时间有限由于文章私设年龄跨度较大且涉及原著,所以会与家叽阑泽合写。为了方便都会在这里发布,但会注明作者。更新时间不定。
        

      
 序      

      

        “我叫曲和,乐曲的曲,和平的和。”“擅长的嘛?嗯,大提琴。”“爱好?没什么爱好,呃……听音乐吧。”“还有……嗯,没什么了。”      
    
         这就是曲和初中的自我介绍。语气、说辞、表情,一切都是恰到好处的敷衍。会紧张吗?站在这么多人面前介绍自己,作为一个在别人眼中内向甚至有点腼腆的男孩。其实并不会,这套说辞曲和从小就开始说,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改过。在曲和眼里,对于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并不向往。他有他的大提琴,或者说大提琴已经占据了曲和绝大多数的时间与经历。       
       
        不过曲和性格温和,他和每个人都能笑着说上两句。慢慢的身边也聚集了不少同学,某种程度上他还是挺受欢迎的,可是心里的位置却不是谁都能进得来的。有人离开,无人填补。有些人认识了很多年,相处了很多年,可到头来在曲和的记忆中只是一个个连面容都没有的名字,而渐渐的连仅存的印象都会随着时间的涟漪灰飞烟灭。       
     
        曲和没有想到的是,后来有那么一个人。他走进了他的心,躲在暗处,就连离开都没让曲和察觉。时间拖长了打击的力量,当曲和察觉到时,近乎千锤百炼。曲和开始发现他给自己的远远超出自己的估量,他知道自己真正需要什么,无需言语间的约定,就像落花随流水,一切成自然。       
      
        曲和是一名艺术生。没错,就是那把大提琴。家里人打小认为曲和不是一个学习的料。除了三年级时貌似拿了个名次以外,成绩也都只是差强人意。甚至曲母觉得三年级那次成绩只是自己凭空臆想出来的,毕竟曲和之后的成绩勉强排在班级中游。以后只凭成绩上不了一流的大学。
        
        刚开始大提琴只是作为曲和的兴趣,之所以选择大提琴而不是现在烂大街的钢琴啥的,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曲和有个在县乐团拉大提琴的舅舅,教自己妹妹家的孩子还能要钱吗?家里之所以支持大概也跟现在家长时不时的给我们报个钢琴班的理由相类似吧。
       
        不过与我们不同的可能就是曲和是真心喜爱大提琴。大概是一次偶然从广播中听见了一段旋律,那时的曲和突然意识到这就是自己想要的,而学习大提琴也是曲和向父母提出的为数不多的要求之一。其实那时候曲和也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曲子,毕竟只是一段没头没尾的旋律,因为广播马上被曲父换做了整点新闻。后来事实证明曲和的选择是对的,不然那个人也不会说出,“曲和你合该是活在舞台上的人”这样的话了。当然,这也都是后话了。        
       
        其实凭借曲和的聪慧和努力,成绩应该会不错才对,至少不用走艺术生这条路。而之所以造成现在的情形,究其原因也确实跟曲母以为的臆想有关。事情就发生在曲和小学三年级,那时曲和在一次期中考试中获得了十二名的排次。老师为前十五的小朋友准备了奖励,曲和就得到了一张卡通贴纸。不过曲和看见了前五名的彩色铅笔更是喜欢,为了也能得到一根曲和努力了半个学期,连大提琴也放下了。不出意料曲和的努力在某种程度是的确得到了回报——班级第二名。曲和怀着期盼的眼神看着老师,老师也对曲和的进步感到高兴,在全班面前着重的表扬了他。毕竟曲和这样大的进步表扬起来老师脸上也是有光的然后……没然后了。

        没错,曲和辛辛苦苦的学习并没有换来心悦已久的铅笔,而只是几句表扬。没有得到铅笔的曲和觉得自己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仿佛听见了心碎的声音。曲和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以至于此后曲和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欺骗。而对于旁人曲和也不在抱着什么期待了。但这都是曲和的内在变化,至于外在对于那时候的曲和大概就表现为对学习就没有什么热情了吧。       
        
        后来家里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念头,便让曲和去考了乐器。中国之所以难以出艺术家就是因为大多数人都认为学习艺术,包括音乐或是美术都只是一个更大的后台或是更稳妥的退路。这只是求生路上的一棵救命稻草,而真正喜欢的人寥寥无几。在父母眼中那仅仅意味着低分低门槛,例如曲和文化课不用三百分就可以考上中央音乐学院。在小县城出身的曲母眼里能考上北京那简直就是大造化。专业课曲母并不担心,就凭曲母曾经一度认为曲和成绩不好绝大部分的因为练琴太久,这也让她当初埋怨了弟弟好久。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