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小呜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ノ_ _)ノ

你是我生命中的阳光(二)

新篇章新解锁    曲和显露隐藏属性
                           
                             志雄解锁新技能get

你是我生命中的阳光(二)

       

        “我是黄志雄……”

        也许被别人注意是件好事,至少说明你比其他人更优秀、更有派。这对黄志雄不是难事,毕竟那样一张脸放在哪里都足够引人注目。如何与他人相处的问题,黄志雄可以说是驾轻就熟。

        这不,刚刚就有胆大的女生挤过去搭讪。

       “黄志雄你喜欢运动吗?我也喜欢。”
       “……”
       “黄志雄你最喜欢什么运动啊?我最喜欢游泳”
       “……”

        黄志雄是温州人,由于父母的原因经常转学。其实频繁的更换生活环境对于孩子的成长是有一定影响的。不断的转学让黄志雄习惯了与人相交,更习惯了别离。黄志雄发现他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去不同的地方,见不同的人。不知道会在一个地方待多久,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人总要往前看,路总要向前走。黄志雄享受这样的历程,不然怎么办呢?他已经习惯了。

        这样的生活让黄志雄较于一般的小男生更具成熟和潇洒。让人莫名的想要追随,这大概也是黄志雄每到一个学校就“被”收一群小弟的缘故吧。……呃,还有情书。黄志雄收过很多情书,也哄过很多女孩,不过他没和任何一个交往过。明话上的理由是自己总是要转学的,不一定什么时候就走了,交女朋友不是耽误人家嘛。可明眼人可看得出黄志雄是眼界高,看不上。

        后来证明他在这方面的确独具慧眼。

        初二结束的时候黄志雄再一次转学,对于要去的城市他还是抱有期待的。他很想知道接下来的生活能为他留下什么。但也可能跟往年一样,什么都没有。想想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跟之前的朋友联系了,时间总是能解决很多事情。而让黄志雄没有想到的是这次转学他遇见的他人生中的金枝槐。

         因为黄志雄发现用他的不长的十几年走过很多路、见过很多人所留下的回忆,较之同龄人。最后都慢慢的变成某几个画面,就像一张张照片。有的泛黄褪色,有的却愈发鲜明。

         现在对于黄志雄来说,最鲜明的那张照片是一颗金黄色的金枝槐。

         那年黄志雄很小的时候,小时候的黄志雄是在乡下长大的。那时候他有一个更为活泼的名字,日跳。对于志雄来讲童年生活有点遥远了,除了那棵金枝槐以外就只剩下狗蛋、二娃、小雨之类的名字了。可这些名字放在哪个乡下都是遍地叫的。

        那是一棵乡间院子里的一棵树,那树春天不开花,秋天不结果,粗壮虬曲的树枝上生出许许多多的圆形叶子。我们的小日跳当初并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树。只是一到秋天树叶一下子全部都变成了金黄色,就像变戏法似的,闪闪亮亮。后来小日跳就叫它“金子”树了。小日跳喜欢在这棵大树下玩,午后的阳光照着金子树闪闪发光。有的阳光透过枝叶洒在地上就像……就像……就像洒了一地的蛋黄,还是溏心哒。

         一天日跳徘徊在树下,为了找他心中最美的“金叶子”。小日跳将叶子压好,小心的收了起来。可那毕竟是七八岁的男孩儿,哪有不撩猫逗狗的。很快“金叶子”就不知丢到哪里去了。后来日跳爬上树摘了一堆叶子回来,可无论他怎么找,都找不到自己心中的那片“金叶子”。不是颜色不够明艳,就是形状不够圆润。小日跳迷茫的丢掉所有的叶子,哭了……

        日跳的外婆哄着他说,不要紧,明年一定会长出更好的叶子。可小日跳知道,就算长出千千万万的叶子,也不是他心中最美的“金叶子”。

        不过过了这么多年,事情黄志雄已经记不得了。嗯,记不得。谁会记得自己曾经为着一个叶片片哭得乱七八糟。

        可那棵“金子树”却好像扎根在了黄志雄的心中,甚至好像汲取了记忆的长河。在一张张泛黄褪色的老照片中闪闪发光。

       十五岁这年黄志雄随父母转学来到曲和的班上,那年的确是初三。开始的时候黄志雄并没有注意到曲和。尽管曲和就坐在他的前面,曲和伸个懒腰,滴个眼药水都能碰到他。不过这还是要归功于曲和的成功。毕竟没有谁愿意去理一个整天死气沉沉的“小白脸”。

       死气沉沉的“小白脸”就是黄志雄刚开始对曲和的评价。

        其实黄志雄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弹吉他,而这个爱好的由来还跟曲和有点关系。这也改变了黄志雄对曲和的看法。

         那是一次偶然的机会黄志雄放学后回学校拿球,突然听见学校琴房演奏起一段曲目。什么曲目黄志雄可听不出来,但那种温和美好的感觉让黄志雄认为,演奏者应该是一个安静漂亮的美人。循着乐音黄志雄的确收获了一个美人。是的,美人这个词实际上是跟性别没关系的。黄志雄在琴房中见到了正在练琴的曲和。

         斜阳透过窗户照在曲和的身上,让整个人看起来仿佛溶在了里面。就像……就像身上洒上了溏心的蛋黄。这个场景莫名的让黄志雄感到熟悉跟心安。

        后来黄志雄决定去学一门乐器,当然不会是大提琴。那个年代信息并不发达,平时没有太多娱乐。弹个吉他装装忧郁还是挺不错的选择。先不说黄志雄弹得怎么样,反正凭他的条件抱着把吉他还挺能糊弄人的。此后黄志雄不知道搁哪儿整了那么一把二手的实木吉他,成天用拨片拨来拨去。不选大提琴才不是因为那玩意儿难上手呢。

        那个时候流行beyond的乐团。黄志雄挺喜欢那首《海阔天空》倒是下了功夫练,拿来装逼挺不错的。

       曲和对此是不屑的,弹的什么玩意儿跟棉花似的( ̄へ ̄)
      之所以曲和听出是beyond的海阔天空是因为黄志雄唱的声不小。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背弃了理想 谁人都可以
        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今天我 寒夜里看雪飘过
        怀着冷却了的心窝漂远方
        风雨里追赶 雾里分不清影踪
        天空海阔你与我 可会变 (谁没在变)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背弃了理想 谁人都可以
        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仍然自由自我 永远高唱我歌
        走遍千里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背弃了理想 谁人都可以
        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背弃了理想 谁人都可以
        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弹的不咋滴,唱的倒还行。曲和心里想着。
        其实黄志雄弹吉他的技术也没那么糟糕简单一点的和弦还是不错的。

        突然曲和冒出了用大提琴拉奏海阔天空的念头。嗯,这主意不错,应该会挺好玩吧。要是能合奏什么的……才不是要跟弹棉花的合奏呢 <(`^´)>

        后来黄志雄常常能听到琴房里传来熟悉的旋律,黄志雄听着忍不住轻声哼唱起来。然后黄志雄抱起吉他,在外面小心翼翼的试着跟上里面的节奏。又不敢太大声,怕弄乱了里面人的节奏。错了一个音,里面的旋律停了下来。黄志雄突然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接着旋律又响起来了,这次很慢,是刚刚弹错的部分……
        曲和从琴房里出来的时候看了眼黄志雄,眼神中带着明显的不屑。如果曲和抑住了上扬的嘴角想必效果会更好。
        黄志雄突然想起那天曲和身上洒满蛋黄儿的样子……其实也是个挺有趣的小孩儿。
     
       可惜的是黄志雄在中考前到底还是没能跟上曲和的节奏。不过黄志雄倒是换了一把崭新的红吉他。


——————————————————

告诉我高中开学我们迎来的是什么?
没错,就是惨绝人寰的军训。(ノ)゚Д゚(ヽ)

新篇章新解锁开启新地图グッ!(๑•̀ㅂ•́)و✧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