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小呜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ノ_ _)ノ

你是我生命中的阳光(九)

新篇章新解锁  黄志雄获得新道具【手表】

你是我生命中的阳光(九)


          “嘿,看你小子还装不装?”

          “你兄弟呢?哪呢?叫他出来啊!看还有谁护着你。”

          “小白脸,什么能耐啊?除了躲人后面还能干啥?”

          “小白脸,滚回家去吧。”

          “……”

          “以后看见爷,滚远点。不然打断你的腿……”

         曲和没有理会那几个人,他翻了个身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当他坐起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他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只是觉得身上好痛。痛得……很痛很痛。

         曲和站起来拉了拉衣角,身上的衣服已经皱的不成样子,鞋也掉了一只。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骑车回去,现在这个样子是练不了琴了。不过好在没有伤到手,可惜手表好像不见了。曲和深深的叹了口气。捡起书包向车棚的方向走去。

        曲和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关于自己的,还有关于黄志雄的。自己已经很久没跟他在一起了,各种借口的逃避。太近了,曲和有点不安。每当自己下定决心想要找他谈谈的时候,他又被旁事绊住了。也对,他有很多朋友。还有……还有那个所谓的校花女友。有的时候曲和甚至觉得是自己占用了他和他女朋友的时间。 虽然黄志雄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提及这些。

        曲和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的身边开始多了一些人,一些他认识的,一些他不认识的。不过很快曲和察觉了他们对自己若有若无的试探,而所试探的无一例外的是黄志雄。很多人知道他们的关系挺好,就连那个校花女友也会来问问曲和。他们想知道他的喜好他的习惯。这些都是黄志雄跟他所分享的。或许黄志雄跟所有人的关系都很好,但只有自己知道他真正喜欢的是什么。甚至让曲和没有想到的是,黄志雄跟他分享了一个秘密,一个关于名字的秘密。日、跳,黄日跳。这是黄志雄小时候的名字。黄志雄跟曲和讲自己很久没有跟别人提起这个名字了。至于原因,当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曲和笑了,忍不住的那种。

        拥有别人的秘密真的是一件奇异的事情,就好像被别人慎重的信任。就好像代表着,你是特别的。但这件当初让自己有点儿骄傲的事情,现在不想再背负了。真的好累,不断的面对着各种各样的人。

        曲和厌恶欺骗,渴望单纯。那些一眼便能看清的谎言让曲和痛恨。尽管只有十六七岁,尽管只是些高中生,却都有着不成熟的心计。这些主人还不能很好的遮掩他们的心计,心计暴露在阳光下,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味道。曲和想到了那个校花一直以来对自己隐隐的炫耀,曲和摇了摇头。

        天台上的黄志雄静静的吹着风,回忆起这两年来发生的事。想起了的基本都有那个人的身影。从那个飘荡乐曲的琴房开始,从那个好像沾满溏心蛋黄的侧影开始……再后来到那一次次演奏的海阔天空……

        想着曲和刚刚的背影,黄志雄觉得自己有些后悔。自己应该跟曲和解释清楚,没有什么女朋友的。之前或许是出于试探,他想知道自己在曲和心目中到底占据了什么样的位置。他知道自己将他看做最好的朋友,兄弟……最……最在乎的人。而曲和呢?他不确定。在与曲和的相处中,他觉得曲和好像把自己包裹在一层薄膜中,明明可以清晰的看见他。可当自己想要伸出手去触摸的时候,手中触及的却是一片冰凉。他觉得曲和并没有完全接纳他,尽管他已经做了这么多。这令他有些挫败跟不忿。

        曲和看着像是一个冷清得有些高傲的人,但黄志雄知道他不过是一个单纯害羞的孩子啊。嗯,有的时候还会有些可爱的小心思。曲和是温柔干净的,黄志雄知道,从那些听不出名字的乐篇中知道的。这些天他观察着在自己若有若无的疏离中有些反常的曲和。这让他觉得或许在曲和心目中自己也是特别的。而自己只要再努力一下或许就能让曲和脱下那层膜,毫无保留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个念头让黄志雄有些兴奋,他想马上见到曲和。黄志雄看了看表,这个时候曲和应该还在练琴。黄志雄从天台上下来走向车棚,想着去曲和练琴的地方找他。

        黄志雄听见一阵很大嬉闹声,抬眼看了看,觉得那些人有点眼熟,听着那些小子好像是在炫耀抢着什么东西。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晃了一下,但黄志雄并不想理会这些闲事。可当黄志雄看见车棚里曲和的车子时有些奇怪,难道曲和还没离开学校吗?

        突然黄志雄回忆起那些是军训期间欺负曲和的人,而晃了自己一眼的东西好像是一块手表——曲和的手表。

————————————————————
小呜只想对日跳唆“no zuo no die.”
自己惹恼的人跪着也要哄回来。
小呜去写会儿作业,尽量在今晚把曲和哄回来。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