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小呜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ノ_ _)ノ

你是我生命中的阳光(十三)

卡文实在太痛苦了,小呜保证让日跳尽快说喜欢。
| ू•ૅω•́)ᵎᵎᵎ


你是我生命中的阳光(十三)

       

        说起高中生活,有的是青春肆意嘻笑怒骂,但更多的还是枯燥乏味的学习生活,尤其是临近考试的时候。有的人可以毫不费力的应对自如,有的人却在不断的在及格线上挣扎。十几岁的孩子就开始被告知要担负着自己前途和命运的抉择。 大大小小的测试也呼啸着扑面而来,带着新鲜的油墨味。明明离高考还有两年之久。
   
        随着考试的不断临近,课堂之上,同学之间也变得紧张起来。压抑的气氛好像一个噬人的猛兽,眯着眼睛寻找合适的猎物。不为嗜杀,只为玩弄紧张不安的羊群。
   
         这一次的小测,曲和几个人的成绩都还算不错。当然这是和他们之前相比,曲和是特长生,而黄志雄早就打算高中结束后就去参军,成绩什么的说得过去也就行了。为了庆祝,更多是为了放松他们决定大家一起吃个饭。介于学校晚课之后就已经八点多了,能选择的吃食不多。不过其实也不必选择,半大小子,吃穷老子。都是十五六的大小伙子,撸串无异是最好的选择。挑好了日子,郭飞还特地省了一顿午饭,星期六补习一完,几个男孩子就如饿虎出笼般冲出了校园。

  虽然大家表示只有在路边大排档撸串才最正宗,但是一起到油腻座位跟不知好坏的原料,曲和对于这事儿就有点抗拒了。最后大家决定去一个比较正规的串吧。虽然没了一份意境但至少不用为第二天的肠胃担心,毕竟现在课时很紧转眼又有考试。
 
        有句老话讲“大金链小手表,一天三顿小烧烤,天天喝,天天多,天天喝到三点多。”既然是撸串那就不能不喝酒了。
   
  “老板,先来三瓶牛栏山,有什么看着来!”一拍桌子,郭飞高声喊到,转过头来看着黄志雄,“大哥,这回咱哥俩儿可得好好喝喝。”
    
        黄志雄笑了笑没说话,拿起酒杯就一口掫了。三瓶牛栏山,黄志雄和郭飞拼掉了快两瓶,剩下的大家分了,曲和也少不得喝几杯。大家开始斗酒起哄,看着兄弟出丑也算是人生一件快事,难得出来,大家自然怎么高兴怎么来。只有曲和暗暗叫苦,他酒量一般,甚至说是不太好,已经跟着大家一起喝了三四杯了,几杯下来,感觉整个呼吸都是热的。
  
  大家也是喝得起兴 又要了两提冰啤。曲和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本来看着曲和难受,黄志雄便不想让他再喝了。但当着那么多人曲和自是不干的,这是面子问题。又喝了几杯冰啤把刚刚白酒劲全给勾了上来,现在曲和只觉得头晕脑涨的,胃里也是翻江倒海,和郭飞打了声招呼就去了卫生间。

     到了卫生间曲和有些庆幸自己坚持不去大排档的决定,这里的厕所虽然然有点简陋,但至少没有路边的腥臭和脏乱。曲和扶着墙把肚子里的东西吐了干净,才觉得稍微舒服了一点,但旋晕感却好像更重了,漱了漱口,撩了两把冷水在脸上,却衬得脸上越发火热,脑袋像是在沸水里滚过一遍似的。闭上眼睛天旋地转的,睁开眼睛还是天旋地转的,曲和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双手扶着水池的边缘慢慢蹲了下去。

  “曲和呢?”黄志雄过了一会儿才发现刚刚坐在身边的人不见了。

  “去上厕所了。”郭飞向卫生间的方向指了指。

  “我去看看!”黄志雄皱了一下眉头,曲和看样子是喝多了,这个不省心的!怎么就不知道叫自己陪着一块儿去呢。

        最后是黄志雄把曲和从卫生间里拖出来的。大家看着已经有一位战友倒下了,那剩下的只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一这顿下来竟也吃了整整快三个小时。出了门,黄志雄让郭飞找个电话给家里打一个,说今天晚上去他家睡,顺便也给曲和家打一个。

  

  “你们睡我房间吧,我在书房打个地铺。”郭飞本来说要睡书房,但黄志雄死活不让,都说是兄弟,哪儿那么多客气,就把两人赶进了房间。

        黄志雄关灯钻进被子里,突然发现房门口站了个白影,吓得一激灵,赶忙开灯,却看见是曲和站在那里。一问,原来是口渴出来找水喝。黄志雄听后暗骂了自己一声,曲和喝多了晚上一定口渴,怎么就忘给他在床头留杯水了。

  曲和喝了水却没有回房,反而坐在书房的凳子上看着黄志雄发愣。吓得黄志雄以为他喝坏了,一脸紧张的看着他。

        “郭飞他打呼还磨牙!”本来是困得受不了,偏偏旁边还睡了那么一个,怎么不叫人郁闷。

  “那你揍他啊!”黄志雄‘好心’的建议。别看曲和瘦但天天背着那把大提琴,该有的劲儿还是有的,郭飞就说过曲和瘦得太有欺骗性了。

  “打了,还踢了,酒喝多了,怎么都弄不醒,真想把他从窗子里扔出去!”曲和咬着牙。

  “算了,你要是不嫌挤就和我睡吧。”黄志雄叹口气,看来曲和是打定主意不回去了。黄志雄才说完,曲和就一呲溜的钻进了被窝。

  晚上黄志雄睡得正酣,一只胳膊凌空就飞了过来,重重的砸在了他的鼻梁上。这一下,黄志雄感觉整个人都酸爽了。

  赶紧抓过床头的纸抽堵住喷薄而出的鼻血,黄志雄捂着鼻子泪眼朦胧的瞪着身边的人,却只发现对方舒服的翻了个身,摆了个大字,还伸过手来抱走了被子。

  平时挺文静的小子怎么睡得比他还狂野……

  “我就叫你少喝点儿,看,上火了吧!”     

        曲和第二天早上醒来对着满脸血迹的黄志雄说。看着曲和痛心疾首又幸灾乐祸的脸,黄志雄暗中发誓再也不和这小子一块睡了,太糟罪!




————————————————————
由于卡文跟生病断更很抱歉<(_ _)>
对于高中生活只有学习学习再学习的小呜真的也好想要这样的校园生活啊!!!
  

评论(4)

热度(29)

  1. 司安卿有生之年——小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