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小呜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ノ_ _)ノ

[ 楼诚深夜60分 ] 最是轻狂少年时

今早儿起来就看见这篇文,感觉整个人都明朗起来了
ヽ(爱´∀‘爱)ノ 谢谢
文章大概也就是这样的
现在全力写稿,希望在四月停笔前保证两个月的量。
但愿小呜可以忍住不发出来┐(‘~`;)┌

喵勒个咪的:

手机假装能@楼诚深夜60分 今天主题归处

据说都是be脑洞⋯⋯逼死逗逼作者惹

本文献给败家娘儿们,我不知道这算不算甜饼,也不知道算不素剧透了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处。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李清照·如梦令

如果能给自己的人生分段选择的话,黄志雄一定选择高中重复循环播放。

因为那是离曲和最近的日子。就算大大小小的考试折磨,也阻挡不了他和曲和友谊的小船越来越牢固。

友谊,他那时候以为的就是。

两个人可以在放学的时候一起骑车离校,一路呼啸而过的风中夹带这少年不知天高地的幻想,迎面而来的是烤地瓜的香味。饥肠辘辘的两个少年一边对半分着香甜柔糯的地瓜,一边吐槽在校的各种不平。兀的回神,都觉得大的那半边被对方抢走吃了,推推搡搡你追我赶的走完后半段路程。

两人也可以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出门,等着山东煎饼的过程中互相交流昨天的作业情况。煎饼摊师傅好笑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少年互相争论着题目答案,手上一刻不停得完成作品。等得两声谢谢后目送英俊的少年骑车上学。

两个人还可以在周末强制补课的时候偷偷溜走,爬上后山的山坡,叼着草,躺在草地上交流各种港剧台剧。或是学句不地道的粤语互相讥讽嘲笑,或是抄起乐器来首海阔天空⋯⋯吼完了回到教室才发现东窗事发,志雄的父亲追着志雄满学校的蹦哒,看的曲和莞尔,却没想被曲母看到,揪起了耳朵。

还有两人偷拿酒精灯做火锅结果烧到了眉毛,害得曲和每天跟厚脸皮地同桌的小丫头要劣质的眉笔,给志雄画上两条小新眉,结果领操的时候突降大雨,志雄整张脸都被眉笔化开的黑水画得像个调色盘。笑掉不少同学的大牙。

黄小新⋯⋯这个耻辱的绰号被一直叫到高中毕业。

而当志雄从法国回来,午夜噩梦缠身的时候,第一个反应竟然不是抱紧身边的小雨,而是反复咀嚼这段温馨的回忆。似乎,内心的那个野兽,也因为这段甜蜜,不再那么可怕。
不知归处⋯⋯每每回忆起来,语文老师逼着背课文的痛苦都模糊了,只有曲和在旁的变音期的嗓子低哑的提醒。

曲儿,挺想你的

嗯,我知道,跳跳,自打我们高中离别,我也挺想你,你还好么?

不⋯⋯不⋯⋯太好

--------------
最后是各自的心理想法,并没有对话,但是身无彩凤双飞翼的两个人,应该会有相似的脑电波的吧




评论

热度(13)

  1. 阑泽司安卿 转载了此文字
  2. 有生之年——小呜司安卿 转载了此文字
    今早儿起来就看见这篇文,感觉整个人都明朗起来了 ヽ(爱´∀‘爱)ノ 谢谢文章大概也就是这样的现在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