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小呜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ノ_ _)ノ

你是我生命中的阳光(十六)

果然还是忍不住啊_(:з」∠)_
如果以后断更你们也会原谅小呜的,对吧✧٩(ˊωˋ*)و✧


你是我生命中的阳光(十六)



        大街上开始下起了雪,晚上曲母得知要有同学来家里忙里忙外的准备了一大桌。

         “嗯,黄志雄。有印象,成绩不错,回头也能给曲和补补课。”曲母一边在厨房忙活一边琢磨着,曲和这孩子朋友太少了。

         “来来来,吃完饭来点儿水果,刚洗好,自己拿,甭跟阿姨客气。”

         “谢谢阿姨。”黄志雄接过水果赶忙冲曲和的母亲说。曲和的母亲看了看表,笑着说:“你今天就住这吧,住曲和那屋,给父母说过了吗?要不要我再打一个。”
  
         “这怎么好意思,又要麻烦您了。”
  
         “没事没事。你和曲和这么好,曲和这孩子也不让我省心,平时生活啊,学习的可不得你们之间多帮忙嘛。今天就放心在这里休息,明天正好跟曲和一起走。”

        吃过水果以后曲母招呼着两人去洗漱,水烧好了。趁着曲和先去,曲和帮黄志雄翻找着换洗的衣服。看黄志雄的身板儿曲和的是穿不了,记得有件买大了一直收起来的,放哪去了?

        洗漱好后,曲和拿给黄志雄一件买大了的睡衣。没办法看完烟火已经有点儿晚了,黄志雄没有回家就直接被曲和拉了过来,什么都没带。

         窗外风已经停了,但雪下得更大了。曲和起身拉开窗帘,趴在窗台上看着外面,有些出神。深夜雪落会有一种安静的声音,也许这只是一种矛盾的逻辑、无端的妄想,但是那样一种感觉,却恰好如此,就像下雪的夜会带有一种微微的淡蓝色一样。曲和看着雪,思索着最近的事最近的人。

         有一个人可以陪在自己身边,和自己走同一条路,说着感兴趣的话题,间或交换一下笑容,有心领神会的眼色。黄志雄很合适,非常非常的合适,出现的也很适时,就像是快要淹死的人手边突然出现的一个浮木。
   
         黄志雄换上睡衣拉了拉,还是有点小,又解开了几个扣子。黄志雄推开门刚想喊一句“曲儿”就那样的卡在了嘴里。刚刚擦完头的毛巾随意的扔在床,窗帘被拉开了一半,一个少年趴在了窗台上。头发顺从的贴在头上,隐约的泛着水汽,未干的水珠划过脖颈没入到睡衣中。那样安静,安静得好像一件易碎的瓷器。

         也许有一个人,当你遇见他,你会觉得自己的时间被拉长,然后你的思绪、意识,就如这冬天的雪花,纷乱地涌入这心中,单纯得就像天地间只有是与非。看着这样的曲和,黄志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拿起床上的毛巾,走到了曲和的身后。

        “怎么不擦干?”说着便轻柔的揉弄着曲和的头发。

        也许美好的事物总是容易让人忍不住靠近或者放下戒心,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光景,不是很科学;不过本来与人有关的事情就不能用科学判断,更何况掺杂了人们所不能意识的情绪、脑磁波或者荷尔蒙。

         “一辈子吗?”

         “……一辈子。”

        两个少年趴在窗台上看着窗外皑皑白雪,对于未来他们有着过多的未知,就像这白雪掩盖的繁华世界,一切过于美好便显得的那样不真实。

         “咳咳咳。”一阵咳嗦打破了平静。

         “诶,我说你怎么不穿鞋就站这儿啊。回头再着凉了。”黄志雄才注意到曲和赤着双脚站在窗边。

         “等着,哥给你倒杯热水。你去床上呆着去。”

         黄志雄回来后把杯往桌上一放,看了看喊了声:“睡觉喽……”直接照着曲和就扑过去。
  
         曲和虽然力气比不过黄志雄,但好在反应不慢,“蹭”的往旁边一闪,黄志雄就扑了了空,四肢伸展的爬在了床上。
  
        黄志雄不满意的扭头,就看见笑得幸灾乐祸的曲和。嗯,还是这样的好。
  
        “曲和!”黄志雄叫一声,又要扑过去,可曲和却已经先下手为强,“呼”的就压在黄志雄身上,两人正好叠成了个十字。
  
        “腰腰腰,要命的!”黄志雄惨叫一声,一翻身,两人就在床上滚成了一团。呼喝笑骂着,还抱着枕头一起掉下了床,嬉闹的声音引来了曲母。
 
        “和和,怎么了?”
  
        “啊?啊,没事,妈。”曲和和黄志雄不约而同的安静下来,动也不敢动,直到听到曲和的母亲走开的声音。这两人才松了口气,却发现彼此还紧紧的抱在一起,黄志雄在下面,曲和在上面,脸对着脸,好像一扭头,鼻尖和鼻尖就能对到一起。
  
        “嗯?”望着黄志雄那双睁着的大眼睛,曲和也吓了一跳。赶紧放开黄志雄滚到了一边,望着天花板喘了好几口气。
  
        “喂,睡觉啦。”黄志雄忽然一个挺身起来,先踢了踢曲和,自己又爬上了床。

        “我睡外面啊,你进里头去。”
  
        曲和看了他一眼,抱着枕头翻到了里面。因为有了这睡觉前的热身,曲和躺下很快就睡着了。这可苦了黄志雄,看着睡着的曲和,他感觉鼻子莫名的一酸。睡在一旁的曲和左蹭蹭右蹭蹭的最后把头靠在自己的胸口上,好像舒服了一样,蹭了蹭不动了。虽然这个样子睡觉会很不舒服,但黄志雄还是一动也没有动,好像轻轻的叹了口气,也闭上了眼睛。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