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小呜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ノ_ _)ノ

你是我生命中的阳光(三十一)

小呜现在已经是日更狗啦∪・ω・∪


你是我生命中的阳光(三十一)


        黄志雄越来越主动的减少了与曲和的相处时间,甚至渐渐淡出了曲和的视线。让两人的关系只维持在早上进班时一声招呼和下午放学时一声再见。而曲和也开始逐渐疏远黄志雄了总之,两人不再象以前那样从早到晚,形影不离,吃饭放学都要一起。现在他们几乎连话都说不上几句。

         曲和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黄志雄突然疏远了自己。虽然曲和给了自己无数个解释,但他仍然无法释怀。总是觉得这样不明不白的突然生疏就如同一种背叛。不论是什么样子的感情,至少心中曾留下了空位让他坐进去,可是没有想到他连一声招呼也没有打就中途退场了。

         不过当他看见黄志雄跟他的女朋友的时候一切都释然了。
        
         黄志雄突然交了女朋友。谁都不知道黄志雄是怎么追的,反正两个突然就好上了,手牵手出现在公众场合,旁若无人的亲密。

         转眼到了十一月,天气越来越冷了。黄志雄和他女朋友的关系倒好像越来越热了,每天腻在一起,甚至在教室公然接吻。曲和就撞上过好几次,后来曲和就再不在教室里待了。

         其实黄志雄的出现对于曲和来说太过合适,让溺水的曲和没有办法不抓住这块浮木。
   
         但实际上也可以不是他。
   
         在黄志雄和女友热恋而忽视自己的那段日子里,曲和和王梦泽走得很近。
  
         王梦泽的家庭有些复杂,父母都是做生意的,感情不太好,很少会回家。如果不小心在家碰上,那一定是三句话不到就就吵得鸡犬不宁。所以从小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王梦泽难免有些乖戾。她就好像刺猬一样,在人前竖起自己的刺。久而久之,同学对她都是敬而远之,躲都来不及,更别提做朋友了。
  
         曲和是自愿去当她同桌的。
  
         在老师眼里,曲和个子不高还挺瘦,显得有些单薄。不过笑起来让人感觉很清爽。这样的曲和,老师还真有点不太放心,毕竟王梦泽在老师看来就是个“小太妹”。
  
         当时曲和笑着对老师说“不用担心”时,老师就觉的曲和这孩子,不一般。虽然外表上看有些柔弱,但骨子里透出来的坚韧却让他瞬间硬朗起来。那份淡淡的自信,更是让他给人以与年龄不符的成熟,没来由的让人心安。于是老师也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让他去了。
  
         “同学,麻烦让一下,我进去。”曲和笑着说道。
  
         王梦泽当时就一愣,她从没见过这样好看的笑容,好像阳光突然撒满了教室,让他的心都跟着明亮起来。曲和的声音好像羽毛般轻轻的落在了自己的心口。小刺猬身上的刺一瞬间的都倒了,软爬爬的贴在身上,光溜溜的任人抚摸。
 
         不知为什么,她见到曲和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就想要和他做朋友。一见钟情,这种狗血的桥段王梦泽向来是嗤之以鼻的。父母的婚姻告诉她,感情不过是易碎的泡沫,一戳就破了。可刚刚的想法把她吓了一跳,从记事起,王梦泽从来没有喜欢过谁。无论是谁,她都叫喧着挥舞利爪,龇着牙。但在曲和面前,她成了温顺的猫,收起爪子、藏好牙,想方设法的逗他开心。在别人看来可能会说,原来王梦泽是在倒追曲和啊。听到这些话,曲和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其实她都知道,曲和并不喜欢自己,看眼睛就知道了。可那又有什么关系,毕竟曲和也没有喜欢的人啊。

         曲和是不同。
  
          曲和完全不像她以前遇到的人,要么哭丧着脸,小心翼翼的躲着她,一副窝囊样子;要么自命清高,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她,却在她挥舞利爪的时候抱头哭喊着老师。这些人,王梦泽统统看着不顺眼。
  
   曲和和她说话的时候一直笑着,把她当普通同学一样对待,并没有因她那劣迹而对她表现出一点偏见或惧怕。
  
         王梦泽曾经认为这个世界所有的人都抛弃了她,比如她的父母。她也不需要任何人。直到碰到曲和,她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在不经意间走到她的心里。
  
   他用他特有的方式,一点点的影响着她的生活,让她的人生一步步走上正轨,不用再像一只小兽一样被排斥在人群之外,孤独的舔噬伤口。
  
         后来王梦泽曾经坦言道,她永远不会忘记在那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害怕的年龄,曲和曾经对她展露出最灿烂的笑容,他从不会顾忌别人疑惑惧怕的眼光,甚至曾在老师面前眼都不眨的回护过她。
  
         当初在她心中,曲和是她这辈子最重要的人,甚至比她那几乎见不到面的父母还要来得重要。王梦泽曾后悔过,当初没能鼓起勇气跟曲和告白。她不敢,或许是太过在乎反而让她无法说出口。
   
         其实曲和当初之所以会接近王梦泽,是看出这个看似性格乖戾的家伙其实就是一个可怜的孩子。这一点跟当初的他是何曾的相似啊。只是她是个笨蛋,而他学会了伪装。

         她张牙舞爪的吓走所有接近她的人,而他用冷漠回应着别人。这只是因为他们害怕。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和其他人相处,怕被伤害,更怕被背叛。他们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没有信心。但实际上,他们又是很怕寂寞的人。他们一直渴望有人关心,有人爱护,只是这点看似普通的愿望却从来没能被满足。或许曾经在黄志雄的身上曲和看到了光,不过事实告诉他,最好的办法是把自己也变成一束光。
  

——————————————————
就快完结了,想想有点儿小忧桑啊(´△`)

评论(1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