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小呜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ノ_ _)ノ

你是我生命中的阳光(三十二)

下次更新在下周一
周末考试,小呜为自己加油(ง •̀_•́)ง





你是我生命中的阳光(三十二)




         站在饭店门前,曲和看着醉的不知东西南北的黄志雄。叹了口气,胳膊绕过黄志雄的胸口,又把他往上提了提,好不容把沉的像死人一样的黄志雄弄进车里,自己也坐进去,报了个地方,终于逮着个机会靠在椅背上长长出了口气。
  
         要知道,他自己也头疼的要死。

         回想着刚刚这顿饭,早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白天说什么也不答应郭飞来这儿了。

         作为曲和的前任同桌,好哥们儿。郭飞其实早就发现黄志雄跟曲和之间有些不对劲。曾经好的快穿一条裤子的两个人怎么就突然变得老死不相往来了呢?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吧,可几番打听下也没能知道原因,一个躲躲闪闪,一个干脆不理人。一个闷骚,一个傲娇!就象两个打了架的小孩,别扭着,没有人带着,他们就不会去给对方道歉。郭飞算是看透这两个人了。郭飞想着既然是误会,那两个人说开了就好。至于怎么讲,那当然都在酒里了。为了不显突兀,郭飞就借着生日为由请了班里的一群哥们儿,这样他俩也没法儿拒绝了吧。

         最后曲和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只听到周围乱糟糟的,吵得他头疼。不过头脑还很清醒的,曲和知道,自己今天是喝多了。而且再这么喝下去,估计就要被人抬回去了。
  
         好不容易撇开众人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曲和靠在椅背上揉着太阳穴眯起了眼睛。
  
         场中早就混乱不堪,大家都喝的有些高了,呼呼喝喝吵闹不休。为数不多的几个清醒的根本拦不住,拦了这个顾不了那个。
  
          啧!
  
          曲和使劲按了按头,抹了一把脸,刚想起身就被人按住了。
  
          “喂,曲和,咱俩可还没喝呢。”黄志雄拎着酒瓶挡在面前,不知从哪儿杀了出来。虽然还站着,但看着他那眼神,曲和就知道,这吖的绝对喝多了。
  
          本来曲和不想再喝了,但看黄志雄那意思是今天不喝绝对没完。曲和没办法,只好去找杯子。桌子上一片狼藉,杯子瓶子都倒成了一片,根本分不出谁是谁的。曲和想着随便一个对付一下,旁边一直关注他俩的郭飞拿着一瓶刚启开的就递了过来:“我说你们俩还用什么杯啊,直接对瓶吹呗。大家做兄弟的这么僵着算怎么回事儿啊,有什么的大家当面说开。”
  
          曲和当场黑线,真恨不得掐死这个多事的,这时黄志雄手里的瓶子已经扬起来了。
  
          “喂,曲和,别不给面子啊,大伙都看着呢。是朋友就干了。”黄志雄看着曲和。
  
          “你喝不少了。”曲和接过酒瓶,多少有些犹豫。
  
          “说什么呢?再俩你也喝不过我。”黄志雄不耐烦的催促曲和快点儿。

          曲和看周围人都盯着他们俩,就知道这下是跑不了了。只好提起酒瓶跟黄志雄碰了一下,压着声音威胁:“你就狂吧,看一会儿你怎么回去!”
  
          “那还用问?!”黄志雄把头凑近曲和,一样放低声音坏笑:“当然是你了。谁让咱俩关系在那呢!”
  
           关系,什么关系?这一个月的事撂爪就忘了?     

           哼~

          “行了。”曲和推了他一把,“少废话,来吧。”
  
          看这两个之前差点儿闹得大有老死不相往来的家伙,一人一瓶酒,面对面伸着脖一通猛灌,大有冰释前嫌的意思,旁边的人自然就鼓掌叫好。到了这儿郭飞也松了口气,今儿这顿酒算是没白请。等着两人一前一后的把瓶子放下,脸色都有些变,喘息也有些急。曲和跟黄志雄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对方看,对周围的叫好声充耳不闻。
  
          过了好久,在曲和刚想表示一下对对方的敬佩,就听“碰”的一声,黄志雄倒了。
  
         “我就知道!”曲和嘟囔着,然后费劲的把黄志雄从地上拖起来,随手扔到一旁的椅子,匆匆夹了两口菜,压了压酒。郭飞看时间不早便吆喝着散了。
  
          清点情况之后,郭飞肠子都快悔青了。这个人情绝对得让那两个家伙还回来!清醒的加上曲和还没有半数。当然,醉得像黄志雄那样不省人事的也没几个。多数吹吹风估计还能找回家。至于那几个醉得厉害的,郭飞招呼着其他几个清醒的,帮忙押上计程车,直接送回家。最后只剩下黄志雄一个没人管。

          不过这事儿也不怪郭飞,刚刚大家散伙的时候稍微清醒一点儿的黄志雄,搭着曲和肩膀死搂着,怎么也不肯上计程车。翻来覆去的念叨:“曲儿啊,说好你送我回去的,不能说话不算数啊,听见没有,听见没有啊……”
  
          看时间实在是不早了,曲和也不想再耽误大家,于是一边搂紧黄志雄,一边对郭飞说:“你们不用管了,我送他。”
    
         “喂?喂,听见我说话吗?”曲和拍了拍黄志雄的脸。
  
         黄志雄整个人几乎都趴在曲和身上,头深深埋在曲和的脖颈间,轻一下重一下的喘着。胡乱的哼哼,好像真能听见曲和说话。
     
         坐在出租车的后面,黄志雄把头靠在曲和的肩膀上,絮絮叨叨的说着让曲和哭笑不得的话。




————————————————————
你们唆人是酒后吐真言还是酒后的话都不作数呢?
乾杯 []~( ̄▽ ̄)~*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