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小呜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ノ_ _)ノ

你是我生命中的阳光(三十四)

趁着第一节选修,偷偷码起来(/≧ω\)




你是我生命中的阳光(三十四)
       
       

         “你最近看起来心情不错啊。”郭飞在课间跑来跟曲和闲扯。
       
         “是挺好的。”曲和毫不掩饰心中的轻松。
       
         “特长生就是不一样啊。一点都感受不到临考的压力。”郭飞感叹着。
       
         “要抱怨找你女朋友啊,怎么来找我了?要不我替你喊她过来?”
    
         “别闹了,我正和她分手呢。”
   
         曲和一时有点儿无法接受,吃惊的反问一句,“分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曲和好像已经认定了他们会永远的在一起。眉飞色舞的男生,含情脉脉的女生,套在指头上的易拉罐拉环,还有“永远爱你”……这样的两个人,说起分手竟是那么的平静和容易。

         不远处的女生无奈而又随意的说:“已经高三了,要高考啊。再说也没有什么感觉了。”
     
         突然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涌上心头,曲和一直有一种错误的概念:会勇敢的承认爱的人,也会勇敢的守护爱情。自己的概念被硬生生的打破,总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曲和找到黄志雄嘟嘟囔囔的跟他说,郭飞要和他女朋友分手了。

          “呵,他们是一对啊?肯定会分手的。这种像搬家一样的感情是长久不了的。”黄志雄若无其事的说,“我爱你,你爱我,才多大,就有资格说爱了?当初只是有点好感吧?说来说去的自己就在自己的游戏中当真了。”

         曲和听得有些发楞,他想到一本书里曾经说过,少男少女的感情就是从那一点点的好感开始的,看到某个人会心动。然后,感情在自己的想象越来越丰满。但一旦有一天,自己的想象在现实中变的无力或是随着时间慢慢的褪去,那么所谓的爱情也变成了一个笑话。
       
         被这样的沉重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他突然抬起头,直直看进黄志雄的眼中,很认真的一字一句的问:“你爱她吗?”

         爱她吗?爱她吗?爱她吗?
  
         有人曾经信誓旦旦的说着爱说着承诺说着憧憬中的未来,现在一句没有感觉了,就可以把一切都抛开。

         黄志雄毫不退缩的迎上曲和的目光:“说什么爱啊?才多大。”眼中是无比的坦诚与清澄。说爱太草率,说爱太沉重,但不说并不代表爱或是不爱,只是现在的年纪,能承诺什么又能确定什么。

         天气一点一点的变热,气氛堆积似的愈发沉闷,校园里开始有提前被录取的学生,带着异样的轻松在众人交织着愤怒与嫉妒的复杂目光中款款而行。

         而曲和也开始忙碌于专业考试,当曲和缓过劲来,发觉自己已经好几天没能看见黄志雄了。正当曲和准备去找他的时候,从旁人那里得知了黄志雄将要离开的消息。

        有点担心,心里有隐隐约约的失落感。 上课的时间被无形的拉长,等待下课的心情也被无限的放大。
   
         放学铃一响,曲和就冲出教室。跑到车库。如果够快的话,到车库要五分钟,骑到他家还要大概四十分钟,再加上停车的时间,一个小时后会见到他。
     
         曲和敲开黄志雄家的门,黄志雄穿着睡裤,头发有点蓬乱,瞪大了眼睛,隔着防盗门,用毫不掩饰的惊异语气问:“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要走了?”
    
         黄志雄稍稍的一愣,随即哈哈的笑起来,他俯身拉开防盗门,将曲和让进来。

          晚上黄志雄决定带曲和去新开的一家火锅店解决晚饭。然而最后两人却喝起了酒,越喝越多,就连一向不喝酒的曲和,也被白酒催上了头。



————————————————————
其实本来想让上段独立成章
但是看上去……
虽然小呜依旧是短小君┐(‘~`;)┌

  

    

         

评论(12)

热度(20)